金嗓子女老板变老赖:欠5000万广告费成被告 曾涉

时间:2019-11-07

  金嗓子招股书曾指出,公司产品销量对市场推广相当依赖。在营改增前,公司每年1个多亿的广告费无法抵扣进项税,要全部计入成本。

  罗纳尔多“代言门”疑云未散,广西金嗓子又因拖欠《盖世英雄》、《蒙面唱将猜猜猜》5167万元广告费成了被告,实控人江佩珍也被列入限制高消费被执行人名单。 这并非金嗓子首次拖欠广告费。在外界看来,这家始建于1956年的国民品牌一向在营销上出手阔绰。

  2003年“皇马中国之行”后,伴随“金嗓子喉片,广西金嗓子”的广告词,罗纳尔多手持喉片憨笑的画面在央视循环播放。

  2007年,金嗓子又以1430万元代言费,签下同为足球巨星的卡卡。 虽然与罗纳尔多的合作被指“用30万美金,骗罗纳尔多做广告喊妈妈”、“空手套白狼”。但据年报,金嗓子在营销上的确花费不菲。

  2015年到2018年,金嗓子每年销售开支都在3亿元上下,2016年达3.19亿元。作为对照,2016年公司营收7.7亿元,净利润1亿元。 不过,巨额投入下,金嗓子却再未推出如喉片、喉宝一般家喻户晓的明星产品。

  2016年,金嗓子试水清嗓润喉饮料,但被部分消费者批评口感怪异。还有消费者称,喉片近年“价格涨了好多,数量也比以前少了”。 金 嗓子招股书曾指出,公司产品销量对市场推广相当依赖。在营改增前,公司每年1个多亿的广告费无法抵扣进项税,要全部计入成本。 重视和依赖同样反映在真金白银的投入上。

  根据年报,2015年至2018年,公司营收分别为7.07亿元、7.68亿元、6.24亿元和6.94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1.5亿元、1亿元、0.6亿元和1亿元。 与此同时,公司包括广告、宣传、市场推广等在内的销售开支,则为2.55亿元、3.19亿元、3.05亿元和2.9亿元。

  虽然舍得花钱,金嗓子在营销界却风评不佳。 差评可以追溯至其“成名之作”罗纳尔多的“代言”。在多家媒体报道中,金嗓子发布的罗纳尔多代言广告并未签订代言合同,甚至未得到本人同意。这让金嗓子一度陷入侵权纠纷。

  此后,2016年,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上市,为宣传该产品,金嗓子食品与《盖世音雄》及《蒙面歌王第2季》达成合作,计划在两档节目中投放总额8000万元的广告。节目播出期间,金嗓子食品共支付1300万元,尾款却迟迟未结。

  在《财经》报道中,无奈的“乙方”星空传媒将金嗓子食品告上法庭,经法院判定,金嗓子食品还应支付广告费5167万元。但此后,金嗓子食品拒不执行,“乙方”向法院申请冻结其账户,却发现子公司只有100多万资金,其余土地资产都在母公司名下。

  由于至今未执行判决,金嗓子实控人江佩珍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被限制乘坐飞机、在星级以上宾馆居住等高消费行为。 卷入侵权、欠款风波之外,金嗓子还被指违规宣传。

  根据公开报道,2013年,金嗓子公司被曝其金嗓子润喉糖涉嫌违规宣传,标榜可祛烟毒、增强咽喉细胞活力,提高机体免疫力;2011年,金嗓子喉片被查出涉嫌假冒专利;2016年,金嗓子将其“老土司元春酒”“乳鸽桂圆酒”归为保健品,称“益气养血、助阳滋阴”,但实际上,该款产品并无保健品批号。

  营销屡遭诟病,经营上,金嗓子的表现也难言乐观。 从市值看,金嗓子控股股价已从2015年上市时的4 .58至6.28港元,跌至11月1日收盘时的1.6港元。市值从上市时的33至46亿港元,跌至11.83亿港元。

  业内普遍认为,股价缩水背后,是金嗓子品类单一、转型受挫、销量原地打转的困境。 根据2018年年报,金嗓子控股营收90.5%来自金嗓子喉片,7.8%来自于金嗓子喉宝,包括银杏叶片和草本植物饮料在内的其他产品仅占1.7%。

  而从销量看,2012年至2018年,金嗓子喉片销量为1.29亿盒、1.20亿盒、1.27亿盒、1.29亿盒、1.24亿盒、1.01亿盒、1.04亿盒,变化不大。

  因此,金嗓子多次对喉片进行提价,以提高毛利率。金嗓子喉片每盒单价由2012年的4.2元,上涨至2018年的每盒6.0元,提价幅度达47.21%。